明升平台

明升平台

明升平台

【中国河湖的红色记忆】湖畔春风遮不住,一曲琵琶永流芳 ——微山湖纪事

来源:《中国河湖的红色故事》发布时间:2021-11-19

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

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唱起那动人的歌谣……

一场战斗间歇,游击队员们有的插枪,有的抽烟,一个队员手弹土琵琶,一曲《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回荡在微山湖畔。优美的旋律更加衬托出激战之后的宁静。至今,那情那景还经常萦绕在许多电影观众的心头。

这首电影插曲广为传唱,让我们记住了铁道游击队,记住了风光旖旎的微山湖。


微山湖,位于中国山东省微山县南部。

周朝初年,商纣王的庶兄微子(名启)被封于商朝旧都商丘(今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建立宋国。微子死后葬于微山,后来山下形成湖泊,湖以山名,称为微山湖。

微山湖北与昭阳湖、独山湖和南阳湖首尾相连,水路沟通,合称南四湖。四湖中以微山湖面积最大,达660平方公里,水深3米左右。因而,微山湖又是南四湖的别称。它是中国北方最大的淡水湖。京杭大运河穿湖而过。

微山湖水面主要归山东省微山县管理,而湖西滩地(湿地)使用权由江苏所有,其中沛县辖微山湖湖区水面面积约400平方公里(含部分昭阳湖水面面积),湖岸线长62公里;徐州市铜山区辖微山湖湖区水面面积约100多平方公里,湖岸线长60公里。

四亿年前,由于华北地区整体下降为前海和湖沼,特别是七百万年以来,由于地壳强烈运动,形成大面积凹陷,鲁中山西形成涝洼区,为微山湖的诞生创造了条件。而明代万历年间的黄河决口,直接催生了微山湖。可以说,微山湖是黄河的杰作。

微山湖晨曦(孟凯 摄)

南四湖的基底原来是山东丘陵西部边缘的一片冲积平原,古泗河从这片平原的西部由北而南流过。元代之前,曾是人烟稠密的繁华之地。元代以后,由小而大逐渐形成了湖泊。

微山湖属于淮河流域泗河水系,承受东、西、北三面,鲁、苏、豫、皖四省三十二个县、市、区的来水,流域面积31700平方公里,入湖主要河流有47条,其中流域面积1000平方公里以上的主河道有泗河、梁济运河、白马河、洙赵新河、老万福河、复兴河、城郭河、东鱼河、洮府河、新薛河、新万福河共11条,出湖口有山东省微山县境内的韩庄闸和伊家河闸以及江苏境内的蔺家坝闸。

据2009年出版的《微山县志1991—2005》:微山湖南北长120公里,东西宽5~25公里,周长306公里,湖盆地势东北高,西南低,东西相对倾斜,盆底平缓。

微山湖(南四湖)中有较大的湖湾4个,总面积16300亩。

独山湾 位于独山湖北部独山岛之北,面积5100亩。

郗山湾 位于微山湖北部,郗山之西北,面积8000亩。

马山湾 位于微山湖南部,接江苏铜山县界,面积1500亩。

荣沟湾 位于微山湖西南部,接沛县界,面积1700亩。

微山湖(南四湖)中较大的岛屿有4个。

微山岛,坐落在微山湖中部偏东,距湖东岸2.5公里。岛东西长6公里,南北宽3公里,最高海拔91.6米。总面积9平方公里。山顶有微子墓。微山岛原系沂蒙山地西部边缘的一座小山丘,微山湖形成以后,成为岛屿。1988年,被列为山东省风景名胜区。

南阳岛,坐落在南阳湖中,是顺运河堤形成的人工岛。唐宋时,这一片为泗水岸边的村落,南北大运河通航后,建成运河岸边的码头。明隆庆元年(1567)建为镇。南四湖形成后,成为湖中岛屿。大运河穿岛而过,岛随河道弯曲延伸,长3.5公里,宽0.3~0.5公里。

独山岛,坐落在独山湖的西北部,距湖北岸1公里。独山为凫山山脉的余脉,因孤独而立得名。独山湖形成后,成为岛屿。独山岛南北长1.5公里,东西宽2公里,总面积3平方公里,海拔106米。

黄山岛,位于微山湖南部,濒临湖岸,东西长约2.5公里,南北宽约1.2公里。有道路与陆地相接。该岛东、西两侧还有铜山、套里、土山、龟山诸小岛,均有道路与陆地相接,总面积约4.5平方公里,岛上居民属江苏省铜山区。[1]


在微山湖形成之前,这里曾承载了从上古到秦汉厚重的历史文化。

微山湖畔的伏羲陵和伏羲庙(内有女娲像),是古人祭祀人祖所修。后经历代帝王重修、碑刻铭记,延存至今。

夏代以后曾多次在现南四湖内设国建城邑。史书记载,夏代的“仍国”曾设在南四湖东岸的仲家浅村。周代所封“邿国”建立于鲁桥镇西6公里处。

秦于此置沛县、留县、戚县、胡陵县等。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载:

沛故城。县治东南微山下。山无石,隆然一土冈耳。[2]

汉高祖刘邦在微山湖畔的沛县发动起义,推翻了秦朝建立了汉朝。南北朝时,微山湖尚未形成。

《隋史·薛胄传》载:

兖州城东沂(即小沂河)、泗二水合而南流,泛滥大泽中。[3]

可见在济宁以南,古泗水东岸的兖州以下,在隋朝时已经形成沼泽湖泊。

自北宋神宗熙宁十年(1077)始,黄河改道,决口逐渐频繁起来,黄河水流加速了微山湖演变。随着政治中心北移,从元代开始,沟通南北运河,相继开挖了会通河和通惠河。此时,济宁至徐州之间利用泗水天然河道为运河。为了保持航运水深,在泗水河道上建闸,河东山水在东岸停蓄,开始形成了昭阳湖和独山湖。

明代,黄河不断泛滥,泗水出路受阻,使昭阳、独山不断扩大,在微山附近出现了赤山、微山、吕孟、张庄等相连的小湖。黄河屡屡夺泗夺淮,大量泥沙淤积,形成现在的河床,使泗水南流入淮之路受阻,洪水长期滞积,从北至南出现了大小、形状、底高程均不同的南四湖雏形。

明代嘉靖年间,开挖了南阳新河,使河道脱离泗水由昭阳湖西移到湖东,东部沙河等水被引入独山湖,薛河水被引入吕孟湖。

明隆庆至万历十八年(1567—1590),微山、郗山、吕孟湖连成一片,统称吕孟湖。此后,李家口河“黄水冲射堤岸,胥圮于水”[4],使吕孟诸湖与留城一带的积水相汇。

万历二十一年(1593),山东诸郡邑暴雨成灾,“邹、滕诸山之水,汇于赤吕诸湖,周回数十里”[5]。尚书舒应龙主持开凿韩庄支渠,以泄湖中之水。万历三十一年(1603)、三十二年(1604),黄河于单县、曹县、丰县决口,入昭阳湖,穿李家港口,南出镇口。经过几次黄水灌注,郗吕诸湖与西部武家湖连接起来。

微山湖,由微山、郗山、吕孟、武家、黄山诸小湖相汇而成。武家湖在留城南,黄山湖在黄山东,其余小湖在今微山岛附近。这些小湖陆续出现于明弘治至嘉靖年间。

明万历三十二年,大开洄河(今韩庄运河),运河再次东移,奠定了京杭大运河的基础。至此,赤山、微山、吕孟、张庄四湖湖面迅速扩大,合为微山湖。随着运河的开发,为蓄湖东山水济运,昭阳等湖成为运河水柜,从此,南阳、独山、昭阳、微山等湖相连,初步形成了今日的南四湖。

万历《兖州府志·山水》载:

微山在滕县城南一百里,其下为微山湖,黄沟水入焉,又东南为郗山,其下为郗山湖,又稍南为吕蒙山,其东南为吕孟湖。

清顺治中期,漕运新渠、李家口河全部淹没湖中。连接成片的赤吕诸湖,北边与昭阳湖衔接起来,至此,东至韩庄,西至故留城西,北至夏镇西,南抵茶城北,“东西四十里,南北八十里”的微山湖形成了。[6]


抗日战争时期,在鲁南的枣庄、临城一带,活跃着一支铁道游击队。这群机智勇敢的游击健儿,在纵横数百里的铁路干线上与日军斗智斗勇,创造了一个个震撼人心的传奇故事。由于毗邻微山湖区,铁道游击队曾经以微山岛为根据地,与敌人展开了殊死的斗争。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后,日寇大举进攻山东,国民党山东省主席兼第三集团军总司令韩复榘率10万大军不战而逃,大好河山沦入敌手。

1938年3月18日,枣庄被日军占领。日军、汉奸大肆奸淫烧杀、掳夺资源,无恶不作。枣庄铁路工人洪振海和王志胜、刘景松等一齐奔向峄县人民抗日武装驻地墓山,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苏鲁人民抗日义勇总队。年底,洪、王被派回枣庄矿区,以当铁路工人为掩护,隐蔽在车站附近,组织抗日活动。

洪振海,又名洪衍行,1910年生,山东滕县人。自幼随父亲在枣庄路矿谋生,迫于生计,和矿区的穷孩子们一起爬火车搞煤炭和粮食,练就了飞登火车的本领,人称“飞毛腿”。

1939年8月,洪振海、王志胜等利用工作关系,于夜晚潜入日本在枣庄的特务机构 ——正泰洋行院内,将正在开会的三个日本人击毙两人,打伤一人,缴步枪、手枪各一支。尔后,又爬上日军装运军火的火车,缴获一批枪支,送入山里,交给了八路军苏鲁支队。

不久,他们又发展了一批铁路工人为队员。1940年2月,苏鲁支队正式将这支活跃在铁道线上的抗日武装命名为鲁南铁道队(“游击”一词为作家刘知侠创作《铁道游击队》时所加),由洪振海为队长,王志胜为副队长。为了加强党的领导,派时任苏鲁支队连副政治指导员的杜季伟担任政委。为掩护抗日活动,他们合伙在枣庄车站北陈庄开设炭厂。杜季伟对外的公开身份是炭厂的管账先生。队员也发展到15名。

4月,在临城至韩庄的铁路线上,成立了以孙茂生为首的第二支铁道队,共21人,在微山、迟山一带积极打击敌人。这支武装被八路军滕沛办事处正式命名为铁道队临城队。

5月,在临城北辛庄,又组建了以李文庆为队长的第三支铁道队,共20余人,活动于临城以北辛庄、水寨、王福楼、丁桥一带,不断截击敌人火车,破坏交通,打击小股出扰之敌。

为了加强统一领导,更加有力地打击敌人,7月,奉鲁南军区指示,活动在枣庄、临城地区的三支铁道队合编为铁道大队,洪振海为大队长,杜季伟为政委,王志胜为副大队长。大队下辖两个中队,枣庄铁道队为一中队,原临城铁道队与第三支铁道队合为二中队。

铁道大队成立后,迅速开展行动,在铁路线上寻机打击敌人。

10月,日伪军加紧了对临城、微山根据地的“扫荡”;国民党顽固派一面制造反共高潮,一面勾结日军向我进攻;枣庄、峄县伪军组织自卫联防,限制铁道大队活动,企图消灭八路军铁道大队。为了保存有生力量,铁道大队转移到微山湖一带。


为了配合山区根据地的斗争,牵制敌人的兵力,各中队在铁路两侧,沿湖一带,灵活巧妙地打击敌人,弄得敌人顾此失彼,十分头疼。当敌人发觉追赶时,铁道队员们就像阵旋风似地回到岛上,进行整顿、训练。鬼子和伪军追到湖沿,因没有水上交通工具,也只好望湖兴叹。

6月,鲁南“剿共”自卫军苏海如部与韩庄汉奸队以及一小队的鬼子,乘铁道大队到铁路东执行任务之机,突袭微山岛,留守的微山湖铁道队员们见敌人人多势众,未敢恋战,撤进湖中。

失去了微山岛,铁道队员们只能隐蔽在芦苇荡中。

为了打开局面,铁道大队、运河支队决定联合作战,由运河支队作战参谋褚雅清担任总指挥,收复微山岛。

6月22日晚上,下弦月尚未升起,几十只小船如箭似的飞越湖面,驶向微山岛,很快就在吕蒙、杨村、官庄登岸。各武装部队兵分两路,一路进攻微山岛吕蒙村,另一路进攻岛东部的杨村。11时,刘金山、孙茂生率部占领伪乡长大院,褚雅清率部进攻伪军团部。敌人溃败,拼命向湖中逃跑,误入渔民为捕鱼布设的鱼钩阵里,乖乖被俘。此次战斗,消灭驻岛伪军200余人,俘虏40余人,活捉伪军团副苏如海,缴获步枪100余支,微山岛重又回到了铁道大队的手中。

立足于微山岛,铁道大队在枣庄到滕县的广大地区,与敌人展开激烈的斗争。他们时而集中打击敌人,时而分散袭扰敌人。

在铁道大队的打击下,敌人变本加厉,采用扫荡、围剿、收买叛徒种种伎俩,妄图把铁道大队一口吞掉,但均告失败。

12月,洪振海隐藏在六炉店村时,被敌人发现。驻临城日军特务松尾等4人化妆成乞丐进村,欲抓捕洪振海。在村口,被站岗的女队员郝贞发现,当即示警。队员们马上行动,击毙了三名鬼子。松尾趁机越墙逃跑,正巧跳到郝贞身边,郝贞当即抱住,松尾拼命挣逃,郝贞掏出一枚手榴弹扔去,匆忙中忘记拉弦,让松尾捡到一条命,仓皇逃回临城。这个情节后来被刘知侠几乎原封不动地写进了他的小说中。

12月25日上午10时,日伪军数百人突然包围了铁道大队驻地黄埠庄(今微山县昭阳街道黄埠庄村),洪振海马上组织队员撤至湖里,敌人恼羞成怒,一伙在六炉店村进行屠杀,另一伙则放火烧毁黄埠庄村。洪振海马上带领60多名队员营救群众,在黄埠庄村东古运河河岸与敌人激烈交火,洪振海不幸中弹牺牲,队伍损失惨重,刘金山组织队员突围至微山湖芦苇荡中。

突围后,上级任命刘金山为铁道大队大队长,后来刘知侠小说《铁道游击队》中大队长刘洪的原型就是刘金山和洪振海。不久,队伍发展至200余人,大队进行编制调整,分为四个中队,一中队中队长徐广田(今市中区沙河子村人),二中队中队长曹德清,三中队中队长陈有纪,四中队中队长张建中。

1942年6月,日伪军集中3000余人包围微山岛。此时微山湖地区包括铁道大队、运河支队、微湖大队等队伍共约有2000人,敌众我寡,战斗从深夜11点打响,一直坚持到第二天中午,我方已牺牲百余人,再坚守下去对我不利,突围势在必行。于是,队员们穿起缴获的日军服装,化装成日军,由反战同盟的日本人小山口、田村伸树与日军用旗语联系妥当后,安全地突围了。

此后,铁道大队神出鬼没,或是袭击火车站,破袭铁路线,或是化装进入枣庄,制造火车头相撞事故,搞得敌人焦头烂额。铁道大队还曾经制造货车脱钩,缴获大量布匹、皮箱、军服及呢料、毛毯、医药器材等,有力地支援了鲁南、滨海军区部队,并救济了贫苦群众和渔民。

对于铁道大队的行动,敌人恨之入骨,多次纠集徐州、济南、青岛各地日伪军“扫荡”鲁中南地区。

1943年春,根据形势的发展,为了加强统一领导,微湖大队、铁道大队、滕沛大队合编为鲁南军区独立支队,支队长董明春,政委孟昭煜。支队下辖三个队:微湖大队为第一队300余人;铁道大队为第二队400余人;滕沛大队为第三队300余人。

冬,由于不断出击,拔掉了滕沛峄地区除临、枣车站以外的据点,微山、夏镇均被收复。鲁南独立支队被编入二军分区(以滕沛峄为中心)的一至四大队,铁道大队仍保持原建制,在军分区领导下,活动于临枣和津浦铁路沿线。

12月,铁道大队支援滕边县委、滕东县委所属武装,粉碎敌人扫荡,击毙击伤敌军70余人。

1944年3月23日,铁道大队在微山湖畔与伪军发生遭遇战,俘虏伪军14名,缴获步枪15支。

9月,鲁南军区任命刘金山担任鲁南铁道大队大队长,张洪仪任政委,郑惕任副政委,王志胜任副大队长。

1944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重大胜利,鲁南抗日军民也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进入到局部反攻阶段,从这年2月起,刘金山带领铁道大队取得了一系列反击日伪顽军战斗的胜利,如反击湖西顽军胡介藩部、韩继尧部战斗,程子庙战斗,高庄战斗,奇袭临城伪区部战斗及攻克赵坡战斗等。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在南京,驻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大将递交了投降书。与此同时,八路军总司令朱德下令华北、华东日军立即放下武器,向所在地的抗日武装投降。然而,经过几次谈判,驻扎在临城一带的日军却始终拒绝向铁道大队缴槭。而日军唯一能够选择突围的路线就是乘火车沿津浦铁路南下到徐州。当残留日军乘坐的铁甲列车趁着夜色悄悄开出临城车站,行驶到临城南边的沙沟附近时,发现前面的铁路已经被破坏,他们又试图退回临城,这时铁道大队事先埋下的炸药拉响了,日军的退路也被切断。日军在孤立无援、忍饥挨饿了三天之后,只能选择向铁道大队投降。

1945年10月,枣庄和临城的1000多日军携带8挺重机枪、130多挺轻机枪和2门山炮等轻重武器,向铁道大队投降。而代表铁道大队接受临城日军司令官投降的,是刚刚继任政委、年仅23岁的郑惕。

1000多名日军向一支不足百人的抗日游击武装投降。这是有史以来军事受降中十分罕见的一幕。

1946年,铁道大队编制被撤销,短枪队编入鲁南临枣铁路局,其他队员被编入鲁南军区特务团,后又被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第三纵队,也就是后来解放舟山群岛的解放军22军。[7]


除了战斗,铁道大队还按照党的部署,开辟了一条连接华东根据地和山东根据地的秘密交通线。至1943年底,先后护送了刘少奇、陈毅、朱瑞、肖华、陈光等党的重要领导人及革命干部数百人安全通过津浦铁路至微山湖湖西。

1942年7月,铁道大队从微山湖突围出来后,调入鲁南军区整训。整训结束后,时任八路军第一一五师政治部主任,兼山东军区政治部主任的肖华指示,铁道大队今后主要任务是保卫山东、苏北根据地通往延安的交通线,保护干部过路。[8]

同月,新四军政治委员和华中局书记刘少奇在检查指导山东工作之后,由滨海区返回延安,随同干部很多。上级指示由铁道大队护送刘少奇一行,在临城以南通过铁路到鲁西。经过侦察,决定走沙沟至临城间一条干沙河路,由三队队长徐茂生带路,刘金山、王志胜和杜季伟等将刘少奇一行安全护送到了鲁西。

1943年12月,时任新四军军长的陈毅由苏北去延安,在铁道大队的护送下,越过津浦铁路封锁线,然后由微湖大队接应,乘小船进入微山湖。面对空明澄碧的湖水,陈毅触景生情,在船上随口吟道:

横越江淮七百里,微山湖色慰征途。

鲁南峰影嵯峨甚,残月扁舟入画图。

除了这首脍炙人口的《过微山湖》外,陈毅还写了另一首《在微山湖遥望微子墓》:

泛湖遥瞻微子墓,千古艳称周之顽。

而今滕薛踞倭寇,投敌蒋党应自惭。

看到微山岛上高耸的微子墓碑,陈毅触景生情,有感而发:外敌入侵,国民党反动派不思抗战,却热衷搞摩擦,与先贤崇高的风骨相比,那些顽固派令人愤恨与不齿。

作为众多活跃在山东地区敌后武工队中的一支,铁道大队深入敌后,同敌人展开了殊死斗争,对敌人产生了巨大震慑作用,为抗战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肖华将军曾将武工队誉为对敌斗争的“怀中利剑,袖中匕首”[9]

1943年,在山东省战斗英模大会上,铁道大队的代表徐广田谈了他自己和铁道大队的战斗事迹,当时在会上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也引起了山东省文协刘知侠的很大兴趣。会后,刘知侠采访了徐广田,了解铁道大队的斗争故事。后分别于1943年和1945年两次穿越封锁线到铁道大队采访,对他们在铁道线上的战斗生活,作了全面深人的了解。刘知侠也被铁道大队的队员们视为知己,在庆祝抗日战争胜利的宴会上,被铁道大队吸收为荣誉队员。

刘知侠被铁道大队传奇般的经历深深吸引,他决心将他们的战斗生活写成一部长篇小说。直到全国解放后,刘知侠才有时间来完成这一夙愿。

动笔前刘知侠还特地故地重游,回到枣庄、临城、微山湖……再次实地感受铁道大队战斗过的场景。小说从1952年开始写,1954年由新文艺出版社出版。小说出版后,受到广大读者的热情欢迎,曾多次再版,1956年,这部小说又被改编成电影,搬上了大银幕。电影一经上映,立刻轰动一时。影片插曲《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更是广为传唱。从此铁道游击队的传奇故事广为人知,而故事的重要发生地微山湖也成为人人向往的红色旅游胜地。


参考文献:

[1]关于微山湖湖湾与岛的数据均参考《百度百科》:微山湖(中国北方淡水湖).

[2][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二十九《南直十一》[M].

[3][唐]魏徵.隋书:卷五十六《薛胄传》[M].

[4]于书云.沛县志:卷四《河防志》[M].北京:商务印书馆,民国九年(1920)铅印本.

[5][清]马得祯.鱼台县志:卷之六《河渠志》[M].清康熙三十年(1691)刻本.

[6]曹瑞民.微山湖的形成[M]//济宁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微山县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微山湖资料专辑.1990:18.

[7]崔新明,司艾华.铁道游击队史[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史,2015.

[8]杜季伟.鲁南铁道队战斗生活片断[M]//政协枣庄市薛城区委员会.铁道游击队在薛城.2005:321322.

[9]肖华.一年来山东的对敌政治攻势[M]//中共山东省委党史研究室.山东党的革命历史文献选编1920—1949:第8卷.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15:505506.


关闭